走進長安

 

 

關于鳳棲泉 


 

  相傳前秦永興初年,秦地久旱無雨,黎民苦盼甘霖。
  秦王苻堅數夜無寐,一日困頓棲于坡前草中,只見一鶴發童顏、手持拂塵的長者,端坐于鳳背,自稱云澤仙翁,對苻堅說:“醴泉澤國,良相濟世,勤修德政,旱不為災?!毖員掀鋟鋃?,在空中化作一道彩虹。
  翌日,苻堅在侍人的陪同下徒步城南夢境之地,果見南塬草豐土潤,清香泗溢,隨即便用龍杖俯身搗之,忽見一股清泉噴涌而出,在者頓覺神清氣爽,此時,秦王小飲,困乏惰意隨即而逝,精神抖擻,贊曰:其清若鏡,其味如醴。
  此后廣為四方相傳,“鳳棲泉”(又稱為虹固塬)便名揚天下,有詩曰:“合興夢有北,鳳飲醴泉開,靈地出天酒,不需承露臺?!?/div>
  后有一位皇宮中姓杜的酒司便暗取“鳳棲泉”水釀酒數缸,隨將配方一并密藏于地窖之中封存,連年戰事,兵荒馬亂,以至于封藏之酒不知所在。
  數百年后,隋朝建立,開皇之年(公元583年)長安縣置改為大興縣,至隋文帝修建大興城(長安)時,為酒香撲鼻所誘,聞香尋覓,終于在一堆瓦礫處找到地窖封存之酒,啟封后眾人醉倒,有詩為證“老酒百年噴地出,壇開遍醉大興城”一時被傳為佳語,時逢一名叫王通的學者,途經長安,為之作歌曰:“天育神忝,地現靈泉,天地合和,孕蘊百年,醍醐清醑,沃儲心田,憂慮齊息,臥云高眠?!焙罄?,所剩之酒被宮廷視為珍品。
  初唐時,詩酒雙興,文人墨客,以詩會友,多以酒為伴,盛酒器具更趨精致美觀,于是,靠近皇城的耀州刻花瓷壇成為宮廷的御用酒具之一,從此,“長安老壇”大放異彩。
  就連當時的玉環貴妃也癡心于酒,甘醉六宮,不亦樂乎!中唐大詩人白居易也感慨而發,稱酒為“麥曲之英,米泉之精,作合為酒,孕合產靈?!?/div>